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!

炮台公园

http://www.cnair.com 2013-09-17 09:54:23 来源:中国航空旅游网
      曼哈顿岛本身其实是一块巨大的岩石,地质坚硬,所以能支撑起森林般的摩天大厦,而没有沉降的危险。而意大利的威尼斯只建了没有几层高的楼,就出现了沉降的危机。那里陆地不断下陷,海水一点点地灌进来,到今天整个城市都泡在水中,一些建筑物也开始变形。在意大利,不用去比萨,威尼斯就可以看到斜塔。专家们多次发出警告,预言威尼斯多少年后将沉入大海。



      曼哈顿却没有这个危险,那里许多楼都高过比萨斜塔,却没有一个楼像它那样歪斜。人们至今还热中于在上面建高层建筑,看来海水是淹没不了这个城市的,只有来自空中的袭击才能给这个城市造成巨大的伤害。



     炮台公园区名字来源于炮台公园,是炮台公园的延伸。前者包括后者,后者是前者的一部分。这个公园南端的那个叫克林顿城堡的要塞在一个世纪以前架着大炮,扼守着大西洋进入哈德逊河口,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炮台的名字由此而来。只是这个城堡建后没多大用处,曼哈顿的港口也没遭到过攻击,这个炮台就被改成了一个公共公园,叫做炮台公园,是游览曼哈顿必去的地方,看自由女神像要从这里上船。



     而炮台公园区则是从这个公园北侧延伸出的一群住宅和办公楼,所谓新华尔街就在这里。这里有许多世界上赫赫有名的金融公司,包括美国运通公司、美林证券公司、道琼斯指数公司、雷曼兄弟公司、高盛证券公司。其他如奥本海默公司、野村证券、五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公司,不胜枚举。这些公司分布在号称世界金融中心的五座大楼内,纽约市内14座价值最高的办公楼这里占了四座,使这个居民只有不足一万人的弹丸之地,国民生产总值高于拥有十几万人口的纽约州府阿尔伯尼市。



     炮台公园区的中心地带很好辨认,那是游艇和帆船俱乐部,居民们只需步行几分钟就可以登船扬帆在哈德逊河上。在夜短昼长的春夏,世界金融中心的大公司资助各类的文艺团体到这里进行露天演出。来自世界各地的民族节目和音乐会几乎天天都有,常常歌舞升平。走在哈德逊河畔,看着来往的游船和那些余音不断的音乐会,你会以为置身于度假村中。



    这里的住宅都号称是豪华公寓,和曼哈顿许多地方一样。只是它的豪华更多的是指门庭气派,有专人服务。过了门庭上了楼,你会以为到了单身宿舍。因为这些楼的格局建得跟旅馆似的,长长的通道两边住户门都一样,间距也差不多。里边的格局也雷同,都是长长的厅,矮矮的屋顶。至于厨房里的设备则更无法恭维了。



     这种公寓出租时房东都提供整套的厨房用具,包括冰箱和洗碗机,曲哲住的房子也是这样。只是洗碗机他几乎不用,自己吃饭只需几个碗,没必要浪费水。那冰箱虽然个头比曲哲还高,轰轰作响,却不能除霜。每次清理结冰时,曲哲都得事先把能吃的尽量吃完,把冰箱里的东西全拿出来。所以每次除霜前曲哲不得不多吃点东西,把自己撑得够呛。



    那里的空调机个头也大,工作时像老人喘气,呼呼作响,比冰箱还响。一进门先能听到的就是空调机声,然后才是曲哲顺手打开的音乐声,音量还得足够大。美国这种老式空调机比中国的个头大,有一米长,常常被安放在窗户下边,窗边就没法摆放其他东西,拉窗户都碍事。而且美国人的公寓有规定,不能把空调机放在室外的,那样会有碍观瞻。



     但是空调机总要通风,于是美国的建筑师就把公寓的窗子下挖一个高一尺,长两三尺的大洞,将它塞在里面,一头朝墙外,一头伸进室内。夏天走在外边都能听见纽约高档公寓老式空调的喘气声音。美国人身高体重怕热,夏天用冷气的时间恨不得比冬天用暖气的时间还多,空调被大功率地使用,冷热风交替就会分离出水滴。几十层楼高的空调机同时滴水,大晴天在楼下走,都感觉像下雨似的。



      既然是高档公寓,进门就得有服务,那里的门房都穿将军般的衣服,常常恭恭敬敬地给进出的住客拉门,顺便问一声好。曲哲在法国住久了,进出过那么多的公寓,很少见到给人拉门的,除非是高级酒店。到纽约一下子被这样服务反而不习惯,他也不愿意和他们每天千篇一律地重复同样的问候话,所以常常弃大门而不入,经常走后门。



    后门其实和大门在同一侧,是一个堆放垃圾的大厅。如果住客搬家的话,这里是运送家具的地方。纽约的公寓有许多搞不清楚的规定,比如家具是不能从正门进入的,搬家只能在上班时间。

   

    虽说是垃圾房,但那里并不脏,不会污水满地,臭气冲天。食用垃圾都被整齐地系在塑料袋里,堆放在推车上。由于空间大,这里还是居民们扔家具的地方。由于炮台公园区的居民流动性大,常有人搬进搬出。搬进的人会带进新的家具,搬出的人则丢掉一批。扔的家具从床到衣柜再到桌椅板凳什么都有,有的很新。在巴黎,那么新的东西是不会被扔掉的。每天从这里走,曲哲就感叹美国人的消费习惯,他们搬一次家扔一批家具,根本不像法国人那样节俭。



     每天西装革履从垃圾房中走出来上班,曲哲都习惯了。开始曲哲只是出门时走垃圾房,进门时还是走大厅。后来他嫌楼里的电梯太慢,常常弃电梯步行上楼。因为本来住的楼层比较低,楼里的电梯就像步履蹒跚的老人,吱呀开门时需要好几秒,开了门又如同老太太的嘴,半天不合上。曲哲有时进电梯后等了一会儿,想起忘带的东西,再出去也不至于被夹到。到了后来,他干脆不走正门了,垃圾房成了曲哲专用通道

新闻表情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支付方式 | 辽ICP备10012394号-11 | |